第12屆格蘭菲迪藝術家駐村計畫



文 / 孫曉彤

 

陳怡潔「懸置在速度的表面」

11.16~12.14 台北伊通公園

 

全球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格蘭菲迪(Glenfiddich),從2002年起展開的「格蘭菲迪藝術家駐村計畫」(Glenfiddich Artists in Residence)至今已經有90位分別來自18個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參與這個計畫;今年台灣由陳怡潔獲選,並且在夏季赴位於蘇格蘭的格蘭菲迪酒廠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創作。過去在創作中持續對於「函數色彩」理論與「色彩編碼」方式的議題進行探索的陳怡潔,在駐村期間偶然接觸到一本已有75年歷史的週刊漫畫《Beano》—雖然這不是一本暢行全球的漫畫,但卻是當地民眾耳熟能詳的讀物,而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情節也在不同世代的讀者記憶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透過《Beano》從最早的單色印刷,到後來隨印刷技術逐漸出現的單色或雙色套印,一直到今天的全彩排版,這些漫畫書猶如一部具有獨特生命、並且尚在發生中的活歷史,透過自身的演變穿越於時間的遞嬗過程中。陳怡潔對於這個現象深深著迷,開始著手深入蒐集和瞭解關於《Beano》及其出版社D.C Thomson的背景,並且透過與格蘭菲迪藝術村策展人費爾葛瑞福(Andy Fairgrieve)的討論,展開以此為基礎的系列創作;而後再與藝術家友人吳季璁共同發展出一種用快速旋轉的畫板去將卡漫角色進行抽象化為同心圓的機械裝置,一方面也在速度平面上進行一種動態的肖像繪畫(The Rotatory Portraits )一方面透過機械的運動狀態展現抽象過程。陳怡潔選擇了《Beano》中的經典角色為觀察對象,以他們每十年的色彩改變做旋轉同心圓肖像畫,希望透過抽象化的色彩同心圓肖像呈現一種編年史式的色彩演化,折射出一種存在於各個世代的讀者間的跨時代集體記憶活體。「『懸置在速度的表面』所描述的是一個透過快速旋轉的運動狀態,去逼現色彩在歷史遞延中所傳達出的訊息,這種訊息不再只來自於停留在視網膜上的記號,而是在速度表面上去尋覓穿越時空接收訊息的身體。它是駐村過程中一連串人、事、物之機遇中所產生的化學變化,也是『函數色彩』系列創作脈絡在時空置換的過程中所繞行出的一條路徑。」陳怡潔如此自述道。

 

(藝外雜誌2013年12月號 p20)